鉴真东渡的故事,鉴真东渡

69. 鉴真东渡

69. 鉴真东渡

鉴真,北齐高僧,四川曲靖人,本姓淳于,十一周岁出家,法名鉴真。唐天宝12年(公元753年)7月,六17岁大寿并双目失明的鉴真和尚第七遍东渡日本到底不辱职务。十一月,鉴真一行达到东瀛九州岛,受到热烈接待。第二年,鉴真被请到都城奈良最盛名的东北高校寺。东瀛朝廷为请鉴真推行严苛的受戒制度,在东北大学寺构筑了戒坛。东瀛圣武太上皇、光明太上皇后、孝谦皇上、皇后及主管僧侣等400四个人登坛受戒。鉴真被尊为东瀛律宗初祖。

鉴真和尚受邀东渡扶桑的目标是教学佛学理论,弘扬东正教律宗,传播源源不断的神州知识。从发愿东渡到东渡打响,前后相继经历了十二年的一劳永逸历程。前八次航海启程,均受曲折,经历了来自社会及自然遇到的重重考验,受尽了流浪,不怕路途遥远之苦,精神上与身体上都十分受巨大的外伤。在第九遍东渡受挫后,鉴真双目失明,但她使劲,终于在第四次启程后东渡成功。鉴真到日本后,劳顿专门的学问十年,对东瀛的东正教、建筑、油画、文学、管法学、书法等地方的上扬,作出了击节叹赏的孝敬,对扶桑文化熏陶深刻。公元763年11月6日鉴真在日本身故,终年77岁。

鉴真,西晋高僧,三亚江阳人,本姓淳于,11周岁出家,法名鉴真。他曾经在长安、黄冈等地游学,后来落户南阳大明寺,对佛学有很深的琢磨,对文学、建筑学、文艺也都有异常高的武术,是一人学识渊博的高僧。

中原和东瀛早在西魏就有了来往,到了古时候,二国的友好往来和文化互换日益频繁,东瀛国王不断向南陈派“遣唐使”、留学生和学问僧。公元742年,东瀛文化僧荣和光照请鉴真派弟子到东瀛传到佛教,鉴真欣然答应。但他的门下们却认为畏难,感到“远涉大海,百无一至”。51周岁的鉴真坚定地代表:为了宣传佛法,“何惜生命!诸人不去,笔者即去耳”。弟子们深受感动,决心和他同行。鉴真造船备粮,企图第二年春天启程,由于宫府拦阻,此次不可能成行。

公元743年三月,鉴真又一次东渡,因为海上境遇风云,船被打坏,只得回到。以后他又组织第三、第七遍东渡,也都不曾水到渠成。748年,鉴真第七回东渡时,海上“风急波峻,水黑如墨”,渡船漂流了十二二十七日,才在河南岛西部靠岸。这一次鉴真因过度辛苦,加之染上火爆,眼睛患病,诊治无效而双目失明。即使如此,他东渡东瀛的立意仍坚定。

公元753年十二月,年过花甲的鉴真教导二磅lb个人,和回国的日本遣唐使一齐乘船赴东瀛。第七回东渡终于成功了!八月,鉴真一行达到日本九州岛,受到热烈款待。第二年,鉴真被请到都城祭良最着名的东北大学寺。东瀛王室为请鉴真实施严俊的受戒制度,在东北大学寺修建了戒坛。东瀛圣武太上皇、光明太上皇后、孝谦太岁、皇后及总管僧侣等400三人登坛受戒。鉴真所开创的四戒坛,也变为最澄开创东瀛天台宗此前日本禅宗僧人正式受戒的独一场合。鉴真也被尊为东瀛律宗初祖。

鉴真一行二公斤个人中,有建筑、美术、雕刻、医药、刺绣、铸写等地点手艺非凡的丰姿,他们引导着大批量图书和艺术文章,把东魏中度发展的文化科学传播到东瀛。举个例子,鉴真依照中夏族民共和国营造法式在奈良主持兴建唐招提寺,寺内宝殿结构精巧、气势雄伟,反映出汉代建筑的风行成就。鉴真就算双目失明,还为人看病、凭嗅觉鉴定识别药物,毫无保留地向扶桑医务卫生职员传授药物的珍藏、炮制、配剂、使用的学识,给日本的古药物学奠定了根基。在十分长时代里,扶桑医药界都把鉴真奉为主公。

公元763年七月6日,鉴真在东瀛已去世。鉴真受到印尼人民的艳羡和拥护,被尊称为“过海南大学师”、“东瀛文化的救星”、“东瀛律宗太祖”、“圣僧”等。由其弟子们创设的鉴真干漆坐像,到现在仍安置在东瀛唐招提寺开山堂,并被定为东瀛的“国宝”。鉴真作为唐朝对前进中国和日本友好关系进献最优秀的人,壹仟多年来,也直接遭逢中夏族民共和国全员的珍重和怀恋。

本文由威尼斯城娱乐官方平台发布于艺术展览,转载请注明出处:鉴真东渡的故事,鉴真东渡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